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有意义 有意思-《新世纪周刊》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为回报广大读者对《新世纪周刊》的厚爱,天意华传媒集团特开设此博客,刊登每期精品文章,并听取广大读者的优良建议,以便更好的完善我们的周刊!

网易考拉推荐

李玉:不放弃表达比什么都重要   

2008-01-04 17:42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标签:娱乐

 

李玉:不放弃表达比什么都重要 

■本刊记者/余楠 

这是一个剧变的时代,也是一个特别出故事的时代,人心浮乱,所以,应该拍一部记录今天中国的电影 

《迷失东京》是好莱坞著名导演科波拉的女儿索菲娅·科波拉的电影处女作,这部偷师王家卫,讲述都市中人渴望被爱和理解的电影,获得了2005年奥斯卡电影最佳剧本奖。导演李玉从来没有看过这部《迷失东京》,尽管她刚拍完的电影名为《迷失北京》。2007年11月30日,上映档期两次推迟后,《迷失北京》正式在国内上映,此时片名变成了《苹果》。

故事第一次来敲门

很多的事情都出乎李玉的想象:原本2007年5月应该上映的电影,却阴错阳差进了所谓的“贺岁档”;完全由中国内地电影人担纲主创的《苹果》不是合拍片,不具备参加台湾电影金马奖的资格,包括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男主角、最佳女主角在内的七项大奖提名最终全都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;看过电影《苹果》的观众不厌其烦地拿电影和完全不相干的《色戒》作比较……当然,这些意外之中也有惊喜:《苹果》的首轮票房已经超过1500万,这样的成绩她从未憧憬过。李玉曾经答应身边的朋友,票房过1000万她会请客——这一次,她除了破费别无选择。

2005年9月,加拿大多伦多大街的露天咖啡馆里,李玉和她的制片人方励悠闲地喝着咖啡。在他们身边不远处的电影院,正在放映李玉的新片《红颜》。这是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影片的放映阶段。李玉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多伦多,眼前的一幕令她有些难以置信: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中,十之八九是黑头发、黄皮肤、黑眼睛,居然都是中国人。如果不是收到手机信息,和身边有咖啡馆老板娘,她几乎已经忘记自己身处异国他乡。“当时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中国变化太大了,这是一个特别出故事的时代,人心多少有些乱套,应该拍一部记录今天中国的电影。”对于李玉来说,那是《苹果》的故事第一次来敲门。

《苹果》最初的名字也不叫《迷失北京》,而是《生死北京》。故事发生的场景是在北京的三里屯。那时的三里屯正在拆迁,李玉的初衷是在三里屯拆建的过程中开始影片的拍摄,后来在剧本不断的修改过程中,她放弃了原来的创意,把镜头对准了打工族。在一年的时间里,李玉八易其稿。电影局颁布的国产电影立项审查新条例中,本来电影在申请拍摄立项时只需要提供故事梗概,但李玉的新片还是被要求提供完整拍摄剧本,剧本审查通过,才能获得拍摄许可证。

平等的视角拍电影

时下的电影圈最多的抱怨之一,就是导演们感叹到底应该拍什么,去哪里找一个好故事。这样的担忧从来不会出现在李玉口中。1999年拍摄第一部电影《今年夏天》之前,26岁的李玉是中央电视台《东方时空》子栏目《生活空间》的编导。那是《东方时空》的黄金时代,李玉在那三年里每年都有一部优秀纪录片问世:《姐姐》、《守望》、《光荣与梦想》。当年国际纪录片大师怀斯曼看完《姐姐》之后要求见导演,坐在最后一排睡着了的李玉被同事叫醒。大师不相信眼前这个小姑娘就是片子的导演,于是问她:你是怎么做到让摄影机像趴在墙上的苍蝇一样观察生活?李玉想了半天,不知道怎么回答,最后她告诉怀斯曼:如果拍一个女人走路、吃饭,她一定会知道摄影机在哪儿,可是要是她的孩子掉到了井里,她是不会看镜头的。——从那时起,李玉就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镜头应该拍什么。

“拍摄纪录片,不仅是给我提供了丰富的故事素材,这段经历最大的意义,还在于让我知道了应该用什么样的视角拍电影,那就是平等。”李玉说《苹果》就是这样,不带任何俯仰地观察镜头下的主人公刘苹果还有她的丈夫安昆。电影局对于《苹果》的审查意见里,有这样一条:不应容许这部电影对时代有侮辱性的描写。李玉对这条意见多少有些委屈。“《苹果》跟时代有关系,它能够拓展我们对这个时代的认识”。

李玉身边的朋友跟她开玩笑说,上世纪80年代,你拿只铅笔在北京地图上随便一划,10家有8家是机关单位;现在拿只铅笔一划,10家有8家是洗浴中心。“在我家附近,前后相隔不远,居然就有五家洗浴中心。”洗脚妹刘苹果就是这样成为故事的主人公。为了让这个角色真实可信,演员范冰冰说她差不多给剧组所有人都洗过脚。

在众多对电影《苹果》的批评里,李玉最不服气的,就是批评佟大为扮演的安昆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民工。佟大为在片中的角色是一个“蜘蛛人”:为高层建筑做外壁保洁的清洁工。“我带着佟大为去体验生活,走访了很多了北京的‘蜘蛛人’。他们的收入其实不错,有的租的房子相当好。他们中间有个小孩染了头发,而且还是挑染,唱着周杰伦的歌,脱下工作服就是一个城市小孩。他还告诉我们,他们一个同事跟一个银行的女孩结婚了。”

谁最了解北京民工

李玉认为很多观众其实并不了解现在北京民工的生活状态,“第一代民工的子女都是在北京上学在城市长大,他们的普通话非常标准,跟北京的小孩没太大区别。”李玉一直记得她家的钟点工有一次换了一个年轻女孩代班,手脚极其麻利,干活非常漂亮,李玉跟那女孩一聊才知道,女孩正在学习韩语。

《苹果》的拍摄时间仅仅用了36天,这样的拍摄效率得益于李玉细密的案头工作。《苹果》的摄影师王昱跟她开玩笑说:“我们还没来得及吵架就结束了”。——王昱说以前在他的拍摄经历中,因为拍摄的疲劳,到后期的时候经常容易跟导演发生争执,但这一次,仅仅一个多月片子就拍完了,他们还没像样地吵过架。《苹果》的拍摄也是李玉第一次在电影里起用明星,香港金像奖影帝梁家辉在片中扮演了一个洗浴中心老板。“梁家辉习惯那种导演讲戏,把意图表述得很清楚的表演方式,但是我不太爱跟演员讲戏,所以《苹果》里,梁家辉的对手戏很精彩,但他自己单独的表演状态就要逊色一些”。

尽管各方对《苹果》评价不一,但李玉最近心情一直很好,“片子几经周折,能够上映就很值得高兴”。她不希望别人拿《苹果》再提电影分级制,“我以前也有很多愣头青式的‘坚持’,但是在中国,如果你在你的有生之年还要做电影,懂得有智慧地迂回,不放弃自己的表达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 

 

编辑:陈艳涛 taotaoqi1201@yahoo.com.cn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