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有意义 有意思-《新世纪周刊》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为回报广大读者对《新世纪周刊》的厚爱,天意华传媒集团特开设此博客,刊登每期精品文章,并听取广大读者的优良建议,以便更好的完善我们的周刊!

网易考拉推荐

人物 马英九夫人:可怕的女人  

2008-03-31 10:01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实习记者/王睿

这个连一副耳环都不带的女人被台湾媒体人戏称为“可怕的女人”,她甚至获得了台湾绿营群众的支持

短发,素面,黑色便装,牛仔裤,年轻时的圆脸变得瘦削,更显干练。

一改往日冷漠寡言的低调作派,周美青在台湾大选前一周以亲民形象出现,为其先生马英九扫街拜票,两天下来肌腱发炎,腰伤复发。

这个56岁的女人从南到北穿行台湾的闹市,与每个迎面的选民握手,九十度鞠躬,遇到席地而座的老妇则蹲下握手鞠躬,保持平视。诚恳的表现使一些官话听起来也顺耳许多。

“她都不会像其他的官太太一样打扮啊,看起来跟我们差不多。”

“很老实。”

夫妻二人兵分两路拉票,平时极少参与政事,对媒体谨言慎行的周美青应对自如:“我天天在家都独当一面。”

她言语简短,表情稳定,看上去很酷,但疲惫。记者问到伤情,她说:“还好啦,老了,人老了。”

所到之处有人加油,有人骂“丢台湾人的脸”,有人要她在衣服上签名,有人举牌“小偷”。她纹丝不动:“每个人都可以表达他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立场。” “谣言止于智者,我对台湾人民的智慧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。”

她是纽约大学的法学硕士,兆丰银行的法务主管,每天坐公交车上班的职业妇女,两个女孩儿的母亲。她还是马英九夫人。尽管结婚31年,她仍然更喜欢熟人叫她周美青。

台湾媒体称她是继蒋经国夫人蒋方良之后20年来第一个不施脂粉、不着华服的“第一夫人”,如同谜样的女人。

远离政治

年轻的马英九一直喜欢长发温柔的女孩,但这次他想,一个有智慧会思考的女孩,外表也许并不那么重要。一起从台湾到纽约大学读硕士的二人毕业后订了婚,随后马英九将赴哈佛读博。今年大选前一个多月,他在台中的情人节音乐会上当众讲起当年的求婚,二人如谈判一般面对面,他写纸条:“事到如今、恐需速定、勿再犹豫,嫁给我吧。”

婚后周美青放弃自己的学业,搬进哈佛照顾马英九,并提供经济支持。她一身兼数职:餐厅招待,图书馆打工人员,东亚研究所助理,再加上生养女儿。马英九说,他在修PHD,而太太修的是PHT(Push Husband Through贤内助)。

求学期间,马英九一边苦读一边赶编《波士顿通讯》。其间他的文章不带情绪性字眼,却勇于表达个人意见,很有些周美青的个性。有人猜测在这本他主编的月刊中,处处可见周美青的痕迹,以致人们纷纷猜测,当年马英九在著文时,必定有周美青在旁助阵。

这个亦刚亦柔的女人,也有常为马所津津乐道的可爱一面。他在自传中写了个笑话:一次两人出去玩,近视的周美青突然指着远处的一块招牌大叫:“那边有金熊,我们过去看看!”走近一看,原来不是金熊(Gold Bear),是冰啤酒(Cold Beer)。

全家这样过了几年困窘的生活,直到马英九博士毕业,进入华尔街的一家公司,才宽裕一些。不久后回到台湾,马开始在仕途上崭露头角,周美青则远离先生的政治事务,开始自己的工作。

作风爽利果断

“我太太是一位有专业学养的职业女性,和大部分职业女性一样,每天大清早就要开车送孩子上学,下班回家还要督导孩子功课。因此,除非她愿意,我从不要求她参加我公务上的应酬,我觉得这是夫妻间应有的彼此尊重。”

自马英九从政以来,周美青几乎不介入他的任何公务,不进他的办公室,直到1998年他参选台北市长才第一次公开露面。她以职业女强人的形象过自己的正常生活,塑造了“低调”的公众印象。两次市长选举,她都只在最后一周以亲民、爽利的作风辅选,选后继续退避,与政治划清界限。

她对外强调自己不愿做“花瓶”,她不认为身为政治人物的妻子,就得像附属品一样跟着丈夫到处拜访或参加社交活动。马英九参选台北市长时,周美青曾说,她是以她认为最有帮助的做法去支持马英九,而且“大家是选市长,而不是选市长的太太”。

台湾公众称她为“媒体绝缘体”,“不沾锅”,记者只能在她出门等公交的间隙围追堵截,却也只换来若干句“谢谢”、“辛苦了”。然后她面带微笑,不急不避,坐上606路公车自去上班,或者问问跟她一起上车的记者有没有吃早饭。

即使如此,竞选政治的明枪暗箭也不可避免。2007年底,台湾《苹果日报》报道国民党立委蔡正元介入“三立电视台”股权,有新闻称周美青曾经帮他打通关系。然而马英九的幕僚们看到报纸就断定是子虚乌有。因她一向谨慎,公私分明,在家不接电话,手机不肯告诉别人,选举开始后连私人聚会都避免参加,怎么可能介入这种事情?

兆丰金股票事件后,幕僚们打电话给刚刚丧父的周美青,她把细节交待得一清二楚,很快赢得己阵营信任。“偷书”传闻也因她迅速的反应而渐趋平息。她的果断和谨慎,有时显得更胜马英九一筹。

据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绿营的选民林慧也欣赏周美青做事很利落,而且“守得住低调”。从马英九选两任市长到现在,她都坚持九十度弯腰拜票,“她是很实在地去做,收手也收得干净,没有角色不明的问题”。林慧强调这不会因此令她把票投给马英九,但这会对马英九的形象加分。

虽然处处为政治影响考虑,但她并不喜欢被叫做马夫人。老同学张艾嘉有次打电话找马夫人,她答不在,听到对方说“我是张艾嘉”,便笑骂:“神经病啊!干嘛叫我马夫人?”“通常我认识的人,大概直接会称周美青吧。你们打电话说要找周美青比较容易一点。马夫人,就不知道是谁啊,太多人了!周美青只有我一个。”她在人群中对记者说。

“永远忠诚的反对党”

最后选战之外的周美青低调、独立,远离政治领域,但她1998年时曾说:“我有我的专业训练,我觉得我可以从其他角度,全力在幕后支持他。”

与马英九同受过专业法律训练的周美青显示出理性和聪慧,他帮马英九搜集民意,提醒要解决的问题,提供必要的建议。马英九曾说在家里“我太太是评论家”,周美青则称自己是可以随时给马英九最中肯批评和建议的“永远忠诚的反对党”。

其实关键时刻,在人前她也不忘适时巧妙帮衬一下先生。比如1998年,两人牵手看电影制造话题。2002年为马英九争取支持时,她问大家:“你们说这匹马好不好?”支持民众回以“好。”周美青又说:“我们要让马更好,明天就要喂他吃更多的草好不好!”

今年情人节的音乐会上,她更是似贬实褒,先说他对周围人不体贴,人情世故上不周到,又赞:“但是,他跟大家一样,他很正直,很善良,他很忠厚,很温和,很负责,很认真。谢谢你们这么多年来对他的支持和付出,尤其要谢谢你们对他的宽容,谢谢你们大家。”她顺势用手压着先生的脖子向大家鞠躬致谢。这次距上一次同台亮相已有10年,二人幽默率直的作风大获好评,赢得更多年轻人的支持。

她不走“官夫人”路线,也没有灵活的交际手腕,或许正是面对公众的诚意甚至些许朴拙,让看多了政治恶斗的台湾人有所感动。公私分明的理智作风使得她至少没有为马英九制造棘手的麻烦。她不似宋美龄华贵雍容,或者曾文惠珠光宝气,颇有一点蒋方良不卑不亢的质朴之风。

马英九当众讲到自己SARS时期42天睡办公室,后来打电话说回家,妻子对他说:“你回来干嘛,SARS未灭,何以家归?”

“有这种太太,还有什么话说?”

编辑:祝翠霞 zhucuixia7@126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