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有意义 有意思-《新世纪周刊》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为回报广大读者对《新世纪周刊》的厚爱,天意华传媒集团特开设此博客,刊登每期精品文章,并听取广大读者的优良建议,以便更好的完善我们的周刊!

网易考拉推荐

封面故事 更好地活下去:一所小学的胜利  

2008-05-29 10:22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地震灾区的危机并未过去,
重建震后的精神、社会、家园,
同样成为考验

汶川大地震的危情并没有结束:5月25日,青川发生6.4级余震,造成四川、甘肃、陕西、重庆四省、市8人死亡,927人受伤;26日,唐家山堰塞湖险情严峻,1.36亿立方米的水,随时威胁绵阳等地百万民众的安全;那些可能的疫情,也并没有退却。

一场巨大灾难对人类的影响,不会在短时间内消除。即便大自然归于平和,它留给人们心灵上的创伤,也会经久难愈——唐山就是例证。

即便如此,我们也看到了受难同胞的笑脸和他们的坚强。尽管有举国的帮助,但能够让他们走出阴霾的最大力量,还是他们自己。

灾难毁坏了家园,打击了人们的心灵,也破坏了那里的社会系统。所有这一切的修复,既急迫,又要科学、系统,成为一种新的考验。

一所小学的胜利
■本刊记者/刘英丽(发自四川成都)

位于映秀镇山上的银杏小学200多名师生,历经余震、寒冷与饥饿,终于在9天后被转移安置

杜磊站在院子里,笑得很灿烂。他跟大多山里孩子一样,脸上挂着两团“高原红”。

这是西南财经大学的一处学生宿舍楼下,5月21日下午的阳光不错,照进院子里。有孩子在打羽毛球、乒乓球,还有踢毽子的。他们都穿着印有“西南财大”标识的白色圆领衫和蓝色七分运动裤,大多数孩子的上衣过于肥大,松垮跨地垂下来。孩子们显得很开心。“他们是刚到这里,感觉新鲜。”一位女老师解释道。

他们都是银杏小学的学生,20日晚上8点才抵达成都,被安置在这里。尽管在过去的9天,历经了大震、余震、寒冷与饥饿,仍不妨碍他们继续微笑。


最难的一夜

汶川县银杏小学位于映秀镇的山上,那个地方叫一碗水村(详见地图一,P35)。地震的时候,教工宿舍楼下陷,教学楼裂开了一条大缝。幸亏,教学楼并未倒塌,老师们迅速组织各班的学生下楼。

杜磊感觉自己四周的东西都在倒塌,对面教工宿舍有不少老师和家属跳下楼来,他腿发软,站不起来,害怕极了。很快,尘土起来,迷住人眼,很难看清楚身边的同学和老师。双腿还在发软的杜磊想起了自己在一年级的妹妹。

尘土飞扬的几十分钟,过得特别慢。集合在院子里的学生很惊恐,女孩子在哭,小点的孩子在喊叫妈妈,老师和校长扯着嗓子喊话打气。幸运的是,经过查点,大多学生没事,只有3个学生被压在了楼下,其中一个双腿被砸断,在大家的注视下没过多久便不再呼吸。

杜磊终于在校门口找到了妹妹,比他小三岁的妹妹显得比他镇定,没哭喊也没腿软。“她很坚强”,杜磊说着,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了头。

校长王安强决定将大家转移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——一家饭馆旁有处很大的空地,四周没有房子。这时候尘土散去了些,已经能看见,远处冒着黑烟。

一碗水村的村民也从惊恐中恢复了些。房子大多数塌了,东西全埋在里面,但他们在接下来的两天三夜里给予了学校师生尽可能的最大帮助。

下午开始下雨,一个跑长途的货车司机将车棚拆下来给学校搭了帐篷,有些村民将能挖出来的被子和衣服送来了。但人多帐篷不够,只能全体坐在下面,被子和衣服也先给年级小的孩子。等帐篷搭好已经夜里9点多了,地下都是湿的,没有东西铺,从幼儿班到六年级,银杏小学200多个学生坐着很快睡着了。但是由于惊恐,很多幼儿园的孩子开始梦游,到处找妈妈。老师们无法安睡,不断安慰他们。

半夜两点余震将大家震醒,这次杜磊觉得没那么害怕了。但身子下面湿,冻得发抖。大家都穿着短袖,山里的夜本来就凉,再加上雨,那几床棉被和衣服远不能帮所有人御寒。


一天两碗稀饭

冯敬尧是在凌晨3点被冻醒的,他是杜磊的同班同学,都念小学五年级。他对杜磊的评价是:开朗活泼。他自己则要安静多了,很少笑,但语言表达与思维能力超乎他12岁的年龄,显得异常成熟。那晚很冷,冯敬尧一直忍到天亮。

第二天还在下雨,寒冷之上又多了层饥饿。他们已经三顿没吃饭了,幼儿班的孩子传来啜泣声。校长和部分老师一上午都在“化斋”。好运气终于来了,一个罗姓学生家长是贩卖大米的,正好囤了批货在村里,他把1000多斤大米全部给了学校。再加上一些从村民口里省下来的食物,肚子问题算是暂时解决了。

接下来就是找水、找锅、找柴、找碗。很多老师不顾危险,跑回学校去挖了这些东西,另外一些老师跟着村民下坡过桥去河对岸抬水。整整24个小时后,杜磊和冯敬尧们终于喝上了稀饭,感觉不那么冷了。

由于人多粥少,学校决定每人每天吃两顿饭,每顿饭喝一碗稀饭。“很小的碗,也就这么大。”冯敬尧用手比划了下,确实不大,所以男孩子更觉得饿。有个叫吴桐的男生偷偷跑出去刨东西,结果他刨出来个冰箱,找出来一支冰淇淋,已经快化成水了。杜磊和冯敬尧则是去地里挖土豆,生着吃,“真的很好吃”。也有更调皮的将土豆扔在人家正在做饭的火里,等着火灭了去拿来吃。结果他们都被校长抓到,带回来点名批评。因为起初两天余震不断,在废墟里挖东西以及单独行动都很危险。这之后,就很少有人敢离开大部队了。

余震一会一次,谁也不知道哪次会震得更厉害。孩子们渐渐习惯了,尽管还是害怕。“女孩子还是怕,但我们不管”,冯敬尧很男人地说:“但是我很怕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不在了。”过了好几天他才知道,爷爷奶奶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被掩埋了,他的爸爸妈妈很幸运地逃过一劫。


好吃的压缩饼干

饥饿感持续了两天,饿得厉害时杜磊都舍不得将自己那碗稀饭再分给妹妹一点。在与我们聊天的时候,杜磊问:“阿姨,请问几点了。”得知是5点40后,他高兴地说:“还有一会就开饭啦。”实际上,他刚吃完一罐八宝粥。八宝粥是他被转移到映秀镇后一个军人叔叔买给他的,他一直留到今天才打开。在最饿的时候,喜欢吃零食的杜磊脑子里总幻化着各种零食,鸡爪、火腿肠、可乐等等,然后就流哈喇子。

13日下午,他们第一次见到外面进来的人,他们称之为“铁军叔叔”(铁军,属济南军区,前身是叶挺团)。叔叔们的背包里有着“好吃而且能填饱肚子”的压缩饼干。“一包里面有四块,一块分给两个人,那一包够八个人吃。”冯敬尧准确地计算了下。几百个“铁军叔叔”将自己背包里的饼干省下来给学生们吃,他们终于吃到地震后的第一顿饱餐。

冯敬尧很喜欢跟一个姓汤的叔叔聊天,聊地震的情况、学习上的事情。这位汤叔叔给冯敬尧讲部队上的笑话,说有次部队紧急集合,他怎么也穿不进去裤子,后来才发现是错将上衣当裤子了。“与他聊天非常高兴,他像亲哥哥一样,一下子心里就不怕了”。回忆起这事,冯敬尧终于笑起来。5天后,冯敬尧要随着大家转移时,到处找汤叔叔,想要告别,很可惜没能找到。

解放军的到来还给他们带来了温暖——帐篷以及棉被。他们终于可以不必再躺在湿冷的地上。空投的粮食、水也开始多起来,日子变得不再那么难过。最重要的是,能和这些叔叔聊天缓解了不少压力,晚上梦游的孩子少多了。

只有杜磊和冯敬尧的语文老师董生活还在晚上做梦时流着口水。中文系毕业的董生活是典型的肉食动物,一顿饭没肉就吃不下饭。吃稀饭的时候他就想着肉,觉得真香啊,晚上做梦就流口水。除了这个,他更担心自己亲人的安危。与他一样,很多老师从出事到被转移,一直和这200多个学生在一起,吃喝拉撒、抚慰、找出路,各种杂事缠身,他们没办法留下学生去找自己的亲人。直到5月20日转移,很多老师的亲人尚未有消息。校长王安强和这些老师留在了一碗水村,找亲人,处理危房、老师财产等问题,没有一起转移。


终于吃到肉了

一碗水村到映秀镇也就10多里山路,但道路严重垮塌,一直无法转移。等映秀镇到成都的道路完全畅通后,20日这天,学生们先是坐直升机到映秀,后搭乘大巴被运往成都。

冯敬尧是早上10点多坐上直升机的,一架飞机一般能坐20到35个学生。在飞机上,他看到脚下自己熟悉的清山秀水已经变为一片黄色的石头堆,被泥巴覆盖。但孩子们为能坐直升机而感到兴奋不已,可惜时间太短,只需10分钟就能到达映秀镇。晚上7点多,他们到了成都西南财大。

在财大的食堂里,董生活终于见到了肉,不禁内心翻滚。他还是等所有的学生领到套餐后,才吃到了梦寐以求的肉片。他吃饭速度很快,即便是第二天在这里吃晚饭,他都是狼吞虎咽,几分钟内消灭了一荤两素的套餐。六年级学生王蓉很了解董老师的爱好,这个藏族姑娘在21日晚饭时端着自己的套餐径直坐在董生活旁,不断将肉片、菜和米饭夹给他。

西南财大是成都市内的一个安置点,这里除了银杏小学,还有漩口中学等总共500多个学生。除这里之外,成都市内还有四川省青少年活动中心、四川省中医院、锦江区青少年活动中心、龙泉救助站等多个安置点。在成都,条件明显比在下面的区县好很多,饮水、吃饭、洗澡、卫生等生活条件都不错。

杜磊他们到达后,还消毒洗澡,统一分发了服装。第二天下午,又发了新外套。杜磊马上就穿上了新衣服,只是他很心疼自己洗澡后被回收的那套衣服,“那全是名牌,金来客的,上衣180、裤子220呢。”

包括杜磊在内的大多数孩子这时都陆续有了家长的消息,但由于信号等问题大多没有直接通话。父母都平安的消息是老师拿来安慰的话还是真的,不得而知。只有一个学生是确切成了孤儿,父母双亡。大多数孩子到达成都后,精神状态明显好转,但也有个别幼儿园的孩子目光呆滞,一个人躲在角落一蹲一下午,两手不断抠挖两边的墙角,不肯说话。


我要上课

冯敬尧现在最关心的是何时开课。他本来学习就好,有次数学考了99.5分,是班上的第一。经过地震,他更想好好学习了,他现在在当兵和考大学之间有点难以抉择。他还想做志愿者,以后可以帮助别人。

西南财大这所院子外还站着一排漩口中学的学生,他们听同学说这里可以上课,于是从各个救助站赶来。何玉是漩口中学高二的学生,妹妹在映秀小学被掩埋,至今没找到。映秀小学伤亡惨重,200多个学生被压在下面。她的爸妈一直守在学校门外,等待着。她被安置在龙泉救助站,前两天在救助站内她过了自己18岁的生日,她那天许的愿望是“再也不遇到这次的事”。

何玉在这里还巧遇自己的同班同学蒲叶丹,她们两人过去关系平平,但这天见面格外开心亲切。另外还有她们不认识的一些漩口中学初中部的同学也在这天赶来,他们都想上课,不管过去是不是喜欢学习。“这些天安顿下来后就是吃喝,闲得很发慌,特别想上学”,蒲叶丹说。

何玉和蒲叶丹幸运地遇到了自己的物理老师李详川,在经过一番沟通交涉后,西南财大同意接受这批新来的学生。顶着一头多天未洗的头发的李老师,满眼疲惫地帮着十几个新到的学生登记,等着分配宿舍。顺利的话,他们很快就能进入这所安置点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